|  
  |  
  |  
  |  

我因為幻聽幻視而去看醫生,醫生跟我說我是患了「精神分裂」 ,沒想到他卻開錯藥給我和跟我媽說了我只是壓力過大...

Advertisement
原PO:

重點:我知道我自己有病,我也去看了醫生,但是拿了的藥我完全吃不下去。

文長,得從國高中說起,我希望有人能幫我,我很清楚下面這些事很荒唐,如果你們要當創作文我也不能說什麼,因為漏洞太多,只是我很多時候是印象完全空白的。當然我也希望這篇就這樣沉下來,就當我自己失眠的宣泄。

可能敘述的很混亂,因為更多的是由我的視角來看,由心情看事情,一定有些東西失真。

---

大約國二的時候吧(太久了印象模糊),我只記得我一直懷疑我媽下毒,她煮的菜我都要等她吃過才敢吃一點點。

國中時期的印象我幾乎空白,只是那種恐懼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的愧疚到現在還是抹滅不去,這應該也是一種妄想癥吧,只是我沒有跟醫生提過,真正懷疑自己有病是高中時期。

高一的時候我的英文老師得了神經衰弱,請了長達一個學期的病假。

高二的時候認真懷疑自己有病,我覺得有人一直在看著我,我覺得我媽一直能看透我在想什麼,我覺得我爸在溺殺我,這樣我就沒有辦法跟哥哥姊姊爭爸爸的公司。

我懷疑身邊的所有人,我討厭身邊的所有人,只要有周圍有電話聲或攝像頭我就會感到驚恐(這個問題從國小到現在都還存在)。我甚至剪過家里的電話線,還跟一個偷拍我的朋友翻臉。
Advertisement

有時候早餐吃三份午餐吃兩份晚餐宵夜繼續吃,也有長達四天都不吃東西的時候,不是胖七公斤就是少五公斤。

直到高三學測完,發生了一件事,我才跟我媽講,我想去看精神科。

那天是半夜,家里的浴室是有窗戶的那種,洗好澡的我要準備開浴室窗戶,一打開,我發現一顆血淋淋的頭跟內臟,就像豬肉舖那樣掛在我家窗戶後面小巷的墻壁,我很清楚那是假的,因為那顆頭在微笑,我覺得是我自己胡思亂想,可是我覺得它很清楚我甚至聞的到鐵銹的味道,還有血滴在地板趴搭的聲音。(我再打這里的時候還是很恐懼,畫面清晰到我覺得一輩子都忘不掉)

可是我很冷靜地把窗戶都關上,回到被窩睡覺,因為我真的知道那是假的。

後來我發現監視變本加厲,我根本就像驚弓之鳥,所有人都不想信我晚上是完全睡不著,只能看到太陽才能入眠,只要一日落就就會驚醒。他們只覺得我玩游戲看小說看到日夜顛倒。

我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在咒我。我的存在就像是垃圾。

那時候我非常羨慕敢自殺的人因為我沒有勇氣,不是對死亡的恐懼,而是死不了的恐懼。

我也曾經站在路中間等車來撞,可是臺灣人真的很棒,那時有一個姊姊拉住我說,過馬路不要發呆。印象很模糊了,可是那個姊姊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很漂亮。(題外話)

後來我抱著神經兮兮的狀態去看了精神科。

我一覺得醫生再套我的話,我覺得我就像一只白老鼠,我覺得他的笑很虛偽,我覺得護士根本在鄙視我。

我認著反胃,像背書一樣背出我覺得我有幻覺我被人監視有人在我耳畔窸窸窣窣我的食量不正常我想自殺。

他對我說,神經衰弱或精神分裂前期,先吃藥觀察,下禮拜復診。

藥袋上面治療癥狀是寫焦慮癥,醫生有說,可能是壓力太大,還有一個是胃藥。

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定論,我更討厭他了,因為他只跟我媽說壓力太大。之後我媽覺得我大驚小怪,她不相信我跟她說的世界,我覺得她對我的舉動就像是逼我去死一樣。

我拿了藥,卻從來沒吃,可是每次去找醫生,醫生都說愈來愈好,直到第三次之後他說,不用復診了。
Advertisement

我冷笑,這就是醫生,不過是在診療室忍下那些惡心的感覺你就覺得我愈來愈好嗎?後來我再也沒去找過醫生了,家里也以為我好了。只有我知道沒有比較好,只是比較會裝,一個人的時候的恐懼,不能關燈不能停音樂。

可是我還是熬過來了,上了大學,宿舍有室友的陪伴我逐漸淡忘那種恐懼,直到大一下,我又呈現惡性失眠,夢里都是血,惡狠狠的綠色眸子,所有人都死了、冷冰冰的屍體、死不瞑目的死嬰、親人的追殺、永遠找不到路的迷路、我自己的自殺場景......

後來長假回家我都跟我媽睡,大概一個禮拜後我又感覺我慢慢恢復正常,我提出我要回臺北找這個醫生,我媽卻說高雄就有不用回去。

實話說我完全不信任醫生,可是我更不能接受其他醫生,我壓下看醫生的想法,翻出以前的藥,大概吃了兩次吧,之後每吃必吐,我也就不吃了。

現在的我大二,又開始了,我覺得我的背後有人看著我打這篇,我覺得有人嘲笑的看完,我不想再去找任何醫生,也許他會轉頭告訴他的護士現在的小孩怎麼這樣,也許他們就開始談論精神疾病的泛濫,而我就是像個笑話,就只是是病歷上的幾個字。

我爸從來不相信我的精神不穩定,他只覺得我還在叛逆。我媽半信半疑,覺得我自己愛多想。

我清楚我有病,可是我也覺得只是我亂想,可是什麼叫做亂想?你的世界是怎樣?也許大家都懷疑別人只是大家都跟我一樣裝的很好。也許這世界就是充滿著攝像頭,也許就是有人會讀心術。也許是社會亂了我沒有亂,還是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正常過?

---

這篇我分了很久才打完,幾乎一回想就陷入無限質問自己的輪回,前期的我很客觀的說出我自己的問題,遇到後來(愈接近我現在的時間軸)我完全沒辦法抽身出來看我現在的樣子,就是這麼的狼狽混亂憤世嫉俗。

謝謝一直看到這里的人,也許你只是把它當故事看,仍舊感謝。

網民留言: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更多
Advertisement
歡迎發表意見